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开将现场直播结果 > 教育科研 > 教师培训 > 正文内容

没时间了,我想让他在执行任务前看一眼孩子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11-04 浏览次数: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陈金伟和妻子的婚纱照央广网5月26日消息(记者徐凯悦曹岩罗义翀)时间回到2016年。 “没时间了,我是一名军嫂,孩子的父亲现在就在外面,他马上就要去执行任务了,我想让他出发前看一眼孩子。

  
 

   ”夏青找到医生,主动要求剖腹产。 经过一番坚持,夏青如愿被推进了手术室,她的女儿杉杉顺利降生。

  
 

   夏青的丈夫陈金伟一宿没睡守在夏青床前。

  
 

   直到第二天,夏青醒来,发现丈夫还在。

  
 

   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“医生说,手术后18小时之后如果可以下地,才算脱离危险期,我晚点再走吧。

  
 

   ”“知道你关心我,去洗把脸吧,看把你憔悴的。

  
 

   ”陈金伟洗完脸回到病房,夏青已经扶着床沿站在床边。 “看,我已经脱离危险期了,你快回单位吧。 ”陈金伟再也绷不住了,眼泪漱漱而下。

  
 

   陈金伟,现负责沈阳联勤保障中心某汽车运输旅一营的政治教导员工作,而夏青,原是沈阳某大型连锁医药商店的区域主管。

  
 

   2019年,他们的女儿杉杉三岁了。

  
 

   如今,他们一家就住在陈金伟所在营区的小平房里。

  
 

   “爸爸!爸爸!”三岁的杉杉每当听到窗外的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就飞快地站起,看向门口。

  
 

   她知道,那是爸爸回来的声音。

  
 

   虽然杉杉每天都跟爸爸生活在一起,但更多的时候杉杉与爸爸陈金伟都是在睡梦中“相见”。 早晨杉杉还没醒,陈金伟就已经出门;晚上,杉杉睡了,陈金伟才回来。

  
 

   极少的时候,陈金伟回去的早,杉杉就会缠着爸爸陪她玩“骑大马”的游戏。 每当这时,夏青看着父女俩嬉闹在一起的身影,就更加肯定自己当初的选择。 作为军嫂,她选择坚强2016年6月24日,这一天,是夏青和陈金伟的孩子的预产期,也同样是这一天,陈金伟接到单位通知即将前往外地执行任务。

  
 

   尽管放心不下妻子,但陈金伟还是选择赶回单位执行任务。

  
 

   在妻子进产房的时候,他已经踏上了开往单位的列车。 回到单位,陈金伟得知,出发的命令还没下来,就又立刻往医院赶。

  
 

   此时,在产房的夏青因不够生产条件而被送回到病房。 接下来的一天半的时间,夏青没有丝毫分娩迹象。 陈金伟非常焦虑,一边是整装待发的部队,一边是即将临产的妻子。 为了让陈金伟能看到孩子的降生,夏青找来医生,要求进行剖腹产。 “没时间了,我是一名军嫂,孩子的父亲现在就在外面,他马上就要去执行任务了,我想让他出发前看一眼孩子。 ”夏青找到医生,主动要求剖腹产。

  
 

   这才有了开始那一幕。 她选择来到他的城市那年,杉杉刚出生后,初为人父的陈金伟还没来及多看孩子几眼就匆匆赶回了部队,只留下夏青一个人在家带孩子。

  
 

   回忆起那段独自带孩子的时光,夏青平静地说:“孩子当时是还那么小,晚上睡着睡着就会哭醒,几次呛奶差点背过气去。 我也是第一次当妈妈,手忙脚乱,一时着急有些上火高烧到40度……”这些,夏青都坚强地挺了过来。

  
 

   一个人带孩子都没有让夏青感到多委屈,但每次丈夫陈金伟回家孩子都会哭,每一次父女俩见面孩子都要重新认识爸爸,而刚刚认识爸爸,爸爸就又回去了。

  
 

   夏青实在不忍看到陈金伟跟女儿离别的心酸,也不忍陈金伟太牵挂自己和孩子。

  
 

   于是,夏青下定决心随军。 随军的生活并不容易。 每年10月,一营营区屋里屋外的墙上就爬满了瓢虫。 天冷了,瓢虫就往屋子里飞。 瓢虫的生命周期比较短,很快就死了,屋里满地都是瓢虫的尸体。

  
 

   “看到到处都是虫子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吓得说不出说话。 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夏青仍心有余悸。 而现在夏青早已习惯。 有时候,杉杉会说:“妈妈,有虫子!妈妈给杉杉捉虫子!”夏青就回到:“不用管虫子。 ”现在,看到虫子,连杉杉都会自言自语:“不用管虫子。 ”在他的城市历经风雨2017年,夏青带着杉杉来到营区。 那时,正逢雨季,当地多天连降暴雨。

  
 

   7月13日,雨水从部队南山汇聚而下,将营区的排水管道冲坏了。 当天,陈金伟一大早出门跟着领导探查水情,夏青跟杉杉则留在家里。 晚上,屋子里卫生间的下水道开始反水,不一会地上就积了的一层污水。 到处都是水,夏青只得抱着孩子站在床上。 下水道反上来的臭气在空气中蔓延,屋内水位不断上涨。 此时,陈金伟还没有回来。 屋里没有电,透过窗户夏青看窗外有隐隐约约的亮光,似乎是营里的战士们在准备什么任务。 终于在水漫到小腿的时候,夏青等来了丈夫。

  
 

   陈金伟和营里的王所长带着几名战士来接夏青和孩子。

  
 

   跨出门口的那一瞬间,夏青心都凉了:“出去才知道外面的水已经漫过膝盖,当腿迈进水里的那一瞬间,腿冰凉冰凉的。 ”出门以后,陈金伟带着夏青和孩子跟着战士们一起往山上走。 天黑黢黢的,什么都看不清。 一行人刚走到仅有的水泥管道搭成的桥,前边传来战士喊声:“都小心些,抓紧前面的人。

  
 

   ”过桥的时候,夏青被安排在了中间,前面是丈夫陈金伟。 暴雨引发的洪水漫过了桥面,水流湍急,夏青回忆:“要是不抓紧前面的人,我可能真的会被冲走了。 ”王所长抱着杉杉,脚下一划,差点被水冲走,陈金伟迅速反应将抓住了王所长。

  
 

   幸好,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。 但这一番折腾,一行人手里的雨伞都被大风掀飞了,暴雨从头上浇下来。

  
 

   “当时那个场面我现在想想都是一阵后怕。

  
 

   ”事后夏青回忆。 本来,这是一个极短的桥,两三步可能就能走过去,但因为暴雨,一行人在桥上前前后后共有5分钟的时间。

  
 

   第二天,水停了。 夏青从战士们口中得知,就在她们一行人走过那座桥20分钟以后,桥就被水冲塌了,原本桥的位置现在是一个10米宽的冲沟。

  
 

   当初的选择没有错现在,夏青跟杉杉已经在营区生活了700多个日日夜夜。 她早已习惯了穿两条棉裤的笨重,习惯了虫鼠到来时的恐惧,习惯了一人带孩子的艰辛,但也爱上了这里色彩斑斓的大山,爱上了这里瓜果野菜的甘甜,爱上了这里处处照顾她的战友们,更深爱了那个始终如一践行家国承诺的丈夫……可是,流逝的时间也让孩子慢慢长大。 此时,夏青表示她要离开一段时间了。 这个决定,夏青还没有跟陈金伟商量。

  
 

   “6月份,孩子就要上幼儿园了。

  
 

   孩子上幼儿园的一些事情我也是新手,我担心这些琐事会影响金伟的工作。

  
 

   ”得知妻子的决定后,陈金伟现在有空的时候就会带着妻子和女儿在营区散步。 每当这时,杉杉总是让爸爸牵着。 营区的院墙很高,杉杉有时候也会让爸爸抱着,感受一下院墙的高度。

  
 

   “每次看到陈金伟牵着孩子在前面走,我跟在后面,都感觉特别满足,自己当初的决定没有错。 正因为当时的决定,金伟才有机会跟孩子有这样短暂的相处。

  
 

   ”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